36570421民商
  43898417经济合同房产
  21304795刑事辩护
  735085268非讼业务
  285398647咨询代书
 
鞍山律师|鞍山著名律师|辽宁鞍山律师|鞍山市翟铁羽律师事务所-鞍山律师网

常见法律问题

浙江宁波人体器官贩卖团伙以高薪招聘骗人卖肾

记者3月21日接到一条求救的热线,反映人小马说,他的一个同学在宁波的北仑被一伙人控制了好几个月,前几天刚刚跑出来。而控制他同学的,是一个人体器官买卖团伙,这些人所以控制他的同学,就是为了把他同学的肾卖掉。

小马说,为了查清情况,他自己也去那边看过,发现还有七八个人被控制,正在找买家,只要找到买家,他们的肾就要被卖掉了。于是,小马就给记者打电话,希望能救出那些被控制的人。

在杭州上塘路和湖州街交叉口,记者见到了小马,他显得非常着急,一见面就要求记者跟他一起去宁波北仑救人。“去救人,还有七八个人现在还在北仑被控制着……”仅仅几句话,记者就意识到情况危急。事不宜迟,记者赶紧和小马赶往宁波北仑。

骗子高薪招聘20岁到30岁的健康男子

在车上,记者了解到,被困的那七八个人是被骗到北仑的。骗子当时是通过网络,声称要高薪招聘一批20岁至30岁的身体健康的男子。小马说:“用高薪的方式说招人,先把人骗过去。”

特招20岁至30岁的青年男子,而且又要身体健康,这伙人是干什么的?小马所说的贩卖又是什么意思呢?“做的是卖人体器官,就是卖肾。”小马说,这伙人先是以高薪招工的形式在网上找人,等人到了他们手里,他们就会露出本来面目,告诉你,所以找你来,就是要让你卖肾。小马告诉记者,这伙人很狡猾,时常换地方,他目前已经跟这伙人接上头了,也要来了老板的电话。

一路上,小马给记者讲述了一个人体器官买卖团伙的种种行为。听了讲述,记者越来越担心那七八个被困人员的安危。

接头马仔:“我们是很国际化的”

下午1点20分,我们赶到了宁波北仑。小马以应聘者的名义给接头人打去了电话。对方说,“就在公交车站那里等着,我们派人来接你”。

直到下午两点半,我们也没看到来接的人。更麻烦的是,接头人的手机也关了。

等待期间,不管是小马,还是现场的记者都十分焦急,难道我们的救援行动露了马脚?还是这伙人警觉性太高了,故意试探我们?说不定,他们已经出现了。最后,我们决定继续等待。

下午3点,小马的手机终于响了,打来电话的正是接头人,按照他的指示大概走了四五百米,两个20岁上下的小年轻叫住了我们,这俩就是接头人。小马指着记者称:“这是我表哥,主要是过来帮我参谋参谋的。”

接上头之后,小马很快地进入了角色――他现在急需用钱,当听说卖一个肾可以拿到4万至5万块钱后,有些动心了。这个时候,记者的身份则变成了小马的表哥,记者赞成小马卖肾,但是提出,要确保小马能够拿到钱。

经过十几分钟的闲聊,我们很快取得了接头人的信任。

这个接头人说,他也知道卖肾是违法的,所以他们是按照变相的捐肾方式在操作的。“我们会伪造你们的身份证,让你跟患者有个亲属关系,用自愿捐肾方式进行手术。”

这个接头人说,他们会负责和卖家谈价格,不管价格高低,在手术前,他们都会给这些卖肾人员的账户上存上四五万块钱。

在交谈的过程中,这个接头人一再跟记者表示,他们的做法是国际化的,他们的交易是建立在自愿的基础上的,他们并不会强行控制不愿意卖肾的人。“都在自愿的基础上的,如果不愿意的话,你们可以走人,我们不会强留的。”

小马悄悄告诉记者,这完全是在胡说。当初他的同学被骗后,不想卖肾,但被一帮马仔控制,曾逃了一次,被马仔开车追上,狠狠打了一顿。小马第一次见到他们,说要“卖肾”时,马仔们立即扣下了小马的身份证、银行卡和手机。

卖肾团伙是怎么操作的

大概走了两三公里路,接头人把我们领到了宁波北仑的烟墩村,他们居住的出租房就在这里。听接头人讲,这幢民房的二楼都是他们租来的,目前,他们已经找到了十多位前来卖肾的人员。接头人说:“我们不问他们到底为什么这么做,关键是一个要拿到钱,另一个是安全。”

经过一番接触之后,记者大致了解了这个人体器官买卖团伙的工作流程,对于来到他们这里的人,他们首先是做思想工作,很简单,一方面要说明卖肾来钱快,另一方面,人体少个肾对身体健康影响不大:“医生一般会拿比较差的肾,好的留给你自己。”

如果被他们说动了,他们便会先带你去体检,如果身体健康尤其是肾健康的话,马上带你去各个医院进行配型,这中间所需要的费用当然由他们支付。一旦过了这个流程,你再想改变想法就困难了。接头人说:“当然,如果配型后你不愿意了,也可以,但要把前面花费的钱还给我们。”

每天,他们会负责送菜送饭过来,三天给一包烟,这期间,他们负责寻找买家,这个过程大概要两三个月。

我们了解到,体检和配型的费用需要两三千块,加上在这中间用的生活费,如果要改变主意,不想卖肾的话,就得还给这伙人四五千块钱。而经过几个月的圈养生活,这些人身上早已经身无分文了,这么一来,你再怎么不情愿,也只能让他们把自己推上手术台,卖掉自己的肾。

一块狗牌牵出涉案人员

随后,记者和小马以要商量为由,离开了这个窝点。接下来,记者和小马一道来到了宁波北仑烟墩村所在的宁波北仑大�派出所进行举报。

3月21日下午4点30分,宁波北仑大�派出所的副所长张应立接待了我们,在了解情况后,张副所长马上组织警力对这个窝点进行控制。

宁波北仑大�派出所一共组织30多名警力,分三批展开行动。下午4点55分,出租房的二楼已经被完全控制,总共抓获涉嫌卖肾相关人员12名,相关涉案人员被带回警局。

但是经过初步了解,目前抓到的只是卖肾人员以及几名马仔,这个团伙的组织人员并不在现场。随后,记者和另外三名便衣继续在出租房留守。就在这时,张副所长又联系上了记者,让记者先回警局,说有重大的发现。“我们发现一条小狗,在狗牌上查到了涉案人员。”

晚上7点,根据这一线索,警方将一名主要嫌疑人成功抓捕归案,另一名涉案人员也已经有了眉目,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