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70421民商
  43898417经济合同房产
  21304795刑事辩护
  735085268非讼业务
  285398647咨询代书
 
鞍山律师|鞍山著名律师|辽宁鞍山律师|鞍山市翟铁羽律师事务所-鞍山律师网

详细内容

翟律师谈父母为子女购置婚房的法律问题(一)

翟律师谈父母为子女购置婚房的法律问题(一)

现在的生活越来越好了,很多父母把自己辛辛苦苦多年积蓄的钱拿出来为子女购买婚房。但这一代年青人,思想相对解放,谁也不希望成为对方的附庸,独立人格比较强,因此婚姻的成功率较老一代人低,离婚率高,令父母比较担心,就“父母出资为子女购置婚房,日后出现纠纷该如何处理”这一问题,朋友向我提问的比较多。
我们律师事务所有一个26、27岁的年青同志,他告诉我,他们中学时的同学中有一半的人结婚了,结婚的同学中,有三分之一离了。这离婚不一定是错事,但却往往给长辈们带来了极大的不安,咱们就先说这房子。
大刚从小学习就不让父母操心,十前考上了位于沈阳的一所高校,叫东北大学。东北大学算是一所名校。在校期间在高校联欢会上他与沈阳师范学院的小玉相识、相爱。两个人出双入对的相处了几年,在沈阳两人悄悄办了结婚登记手续。小玉这姑娘也是独生子女,他父母在凌原,都办病退了。
双方父母一见面,皆大欢喜,双方开始谈婚论嫁,约定,大刚的父母出资四十万元,小玉的父母说,我们就这么一个女儿,她嫁到鞍山,我们看鞍山比咱凌原好多了,咱们老两口就到鞍山来养老了。我们把凌原的房子卖了迁到鞍山。我们出资二十万元。就这样,小两口拿着双方父母赠与的六十万元,买了100多平的房子和一辆汽车,举行婚礼后小玉的父母迁往鞍山,与女儿女婿同住一套房。大刚的父母也住在附近,双方相安无事。
谁知,好日子没过上两年,随着孩子的呱呱坠地,小两口,就隔三岔五地争吵不休,让双方父母心乱如麻。说谁谁不听,说谁谁有理,折腾了几年,最终两人决定分道扬镳。但在财产分割上出了纠葛。大刚和父母提出要给小玉二十万元后,小玉净身出户。说这是物归原主,当初你拿20万,就还你20万。但小玉的父母说不行,我们把凌原的房子卖了,才凑上这20万元,现在回老家再买同样大小的房子卖不着了,房屋价格已经上涨了,买不到了。一心奔女儿来,指望在鞍山养老,可是女儿又离婚,凌原的家也没了,这可怎么办?
双方几经反复,达不成共识。最后一翻脸,诉到法院,主审法官认为,双方争议的房屋和汽车、家具、家电等一切财产的购置都发生于婚后,属于双方父母对双方的赠与,因此都视为婚后共同财产。在法庭的调解下,双方最终达成和解,房屋和财产每人一半。竞价后,小玉取得三十二万元。
这样调解的法律依据是什么呢?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规定“当事人结婚前,父母为双方购置房屋出资的,该出资应当认定为对自己子女的个人赠与,但父母明确表示赠与双方的除外。当事人结婚后,父母为双方购置房屋出资的,该出资应当认定为对夫妻双方的赠与,但父母明确表示赠与一方的除外”。大刚和小玉是在沈阳办的结婚登记手续,他们在鞍山购房发生在结婚登记之后,那么无论房屋当年记于大刚和小玉任何人名下,都是双方的共同财产。因为在离婚诉讼发生前,没有任何一方的父母有可记载的赠与自己子女一方的文书,现在官司打起来了,双方已经各执一词,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了。双方所言都没有证据,只能痛快痛快嘴了。
双方都没有明确的证明当初的赠与是表示赠与儿子一方或女儿一方的。因此,房产及所有财产只能各自一半。
在法官面前,大刚对全部房屋和财产喊价64万元,小玉没有再往上喊,这样,调解书确定,大刚给小玉32万元,孩子随大刚生活,小玉每月给付300元的抚养费至孩子18岁时止。
喊价是怎么回事?
在当事人双方确定分割财产的意愿确定后,在法官的主持下,就该财产进行竞价。形式与拍卖大同小异。如夫妻俩人离婚,两人共分一套房,法官主持下进行竞价。丈夫说20万,妻子说23万,丈夫又喊25万,妻子喊26万,丈夫不喊了房子就归妻子了,妻子要给丈夫26万元的一半13万元。这种方式是法院为当事人省下了评估费用,对双方的机会是均等的。
通过这一案例,我越发感到《婚姻法》第十九条规定的必要性。那就是“夫妻可以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归各自所有,共同所有或部分各自所有,部分共同所有。约定应当采用书面形式”。大刚和小玉两个家庭,两个人在决定结婚前找一位经验丰富的律师做一份详尽的夫妻财产约定协议或者父母对子女赠与财产的协议,由两名律师作见证,备存在律师事务所,那么一旦发生婚变,还用得着去法院吗?省多少事,省多少钱不说,还不用对簿公堂,恶语相加,记恨结仇。财产赠与、财产约定其实并不伤感情,结婚前明说比暗中较劲强,先明后不争比提心吊胆强多了。明人不作暗事,丑话说在前面,做人要襟怀坦白。别总认为这样作就能伤感情,不这样作,到了真打官司时,说的话,作的事,比当初做协议伤感情伤得更有过之而无不及。
其实全社会把夫妻财产约定和婚前婚后赠与协议看成人生必要的程序,也就司空见惯了,也就不存在谁伤谁的感情了。
有的人说,我在婚前已经给孩子把房子买完了,购房款全部交齐了,房屋所有权证也办下来了,就无后患了。其实,做协议,做见证,作遗嘱不是防一万,而是防万一,九千九百九十九不出意外,就是这个一防不了。
我们鞍山市有一位母亲,丈夫病故时,给她留下一笔可观的财产。她一直单身未嫁,把儿子培养长大,大学毕业参加工作,恋爱了,要结婚了。这位母亲想到自己的个性强,儿媳妇也是个现代的独生女,也是个受不了委屈的主。于是,她想儿子婚后,我既不和他们小两口住在一起,又不能离得太远。万一今后,我自己遇到个合适的老头,也可能再往前走一步,到那时,更不能和儿子儿媳生活在一起。用她的话说,哪个儿子儿媳也不愿意和后老公公生活在一个屋檐下,这叫羊肉贴不到狗身上。所以她决定在儿子结婚登记前,把儿子的婚房买好,一次性付清房款,一次性把房屋所有权证办下来。这些她都办到了,体面地把儿媳妇娶进家门。谁知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结婚才三天儿子骑摩托车肇事,横穿马路十字路口时,与一辆正常通过的汽车相撞,造成车毁人亡,这起交通肇事结论为儿子负主要责任。这位母亲太不幸了,丈夫病逝就够令人悲痛的了,儿子又英年早逝,这不是雪上加霜吗?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儿子的后事刚办完,儿媳向她又提出继承的主张,连买房带装修、带家电、家具60多万元,儿媳过门三天就要分走30万元家产。这对于母亲来说又是一次打击。。可是没办法,因为儿子生前没有和母亲之间没有协议。倘若是我为他们起草,一定要在婚前赠与中注明,上述房产、财产为母亲婚前赠与,系儿子本人一方的婚前财产,倘若儿子婚后天年不保,上述财产全额由母亲继承。倘若儿子生了孙子女,那么母亲继承后要承担由儿子承担的一半子女抚养费,至孙子18周岁时止。母亲若先于孙子女谢世,则上述财产连同母亲名下的全部财产由孙子女本人全额继承。这样的约定,保证了家庭财产的传承,让作父母的赠与能心安理得。婆媳两人都到了我们在烈士山小学对面的律师楼,我们有两位律师分别担任了他们的代理人。在我的建议下,两位律师依法摆事实、讲道理,把所有的事实都展示在黑板上,一一对照相关的法律规定,为他们婆媳进行了调解。最后,这对婆媳都很通情达理,中间砍一刀,双方各自一半,肇事赔偿全归母亲。但婆媳双方谁也不想住这套房子了,太伤心了。于是双方协议分别卖房、卖东西,谁找的买主给的价钱高就按谁的成交,成交款一分为二,各自收讫。
其实,幸亏新媳妇没怀孕 ,否则还要有胎儿的继承份额呢!我经常提示大家的那句老话,没事防有事,协议防万一啊,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为了防止忧虑天天缠绕着自己的心绪,不如早一点把人生该作的事提前作好,减少了纠纷,就增进了和谐,就为社会安定作一份贡献。
有一位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她和前夫共同开办一家个体私营企业。去年他们离婚了,双方就企业的股权和两套住房作了分割,各自一半股权,每人一套房屋。。今年她和现在的男友准备登记结婚。从远虑上讲,她担心她和男友都有各自的子女,很难调整的顺顺当当,因而再婚的成功率低。她的儿子也担心母亲再婚影响到未来企业的赢利,企业股权的继承,房屋的继承等一系列的权利。在十分忧虑的情况下,她登门找到我们律师楼,经我祥尽的分析之后,他把意图对男友说了。这位男同志从根本上就没想通过婚姻取得女方的财产,于是大大方方的和这位中年妇女来我们律师楼作了一份夫妻财产约定协议,明确规定了各自的婚前财产,将来的继承顺位。这就是明人不做暗事,丑话说到前面,双方都能睡个安稳觉,何乐而不为呢?
有的人总怕伤感情,结果比谁伤的都深。有一位钢材销售个体户嫁女儿,就怕伤感情,为女儿女婿买房子时不仅不作赠与协议,而且还把房屋登记到女婿名下。在女儿两口子发生婚变时,也没有就房屋作出约定,就认为房子在离婚后,还是女儿和外孙住怕什么?还期待女婿早日回心转意。谁知三年已过,女婿要借婚,起诉让女儿和外孙倒房。这时再想和女婿争一半房屋产权,时效已过。法院只能判女儿给女婿倒房。您说这个时候,鸡也飞了,蛋也打了,伤感情,伤得更深,就剩玩命了。
所以,基本利益必须用基本的形式加以确认。绝对不可以犹豫不决。否则就会留下潜在的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