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70421民商
  43898417经济合同房产
  21304795刑事辩护
  735085268非讼业务
  285398647咨询代书
 
鞍山律师|鞍山著名律师|辽宁鞍山律师|鞍山市翟铁羽律师事务所-鞍山律师网

详细内容

翟律师谈《婚姻法》中关于离婚的规定(二)

  翟律师谈《婚姻法》中关于离婚的规定(二)

    在第一讲中,我们共同讨论了《婚姻法》中关于一些离婚程序中的规定。之后,有一位当事人来到我们位于烈士山小学对门的律师楼,他向我提出一个问题,法院把他的婚前住房判给前妻和孩子暂时居住合理吗?他说,根据《婚姻法》的规定,夫妻任何一方的婚前个人财产,在离婚时应当判归一方所有。为什么法院要把属于我的一方的婚前财产判给前妻暂时使用呢?
     这位先生我们管他叫张三,他的前妻李四娘家在外地,李四嫁给张三时,把自己的户口和工作都转到了鞍山。张三和李四两口子已经有了一个三岁的孩子,他们俩人离异后,孩子要随李四生活,她的固定工作在鞍山,目前无处栖身。因此法院就要酌情考虑保护妇女的合法权益,有利于儿童的健康成长,判令张三的婚前私有房屋,由李四与孩子暂住。这样判决也是有法律依据的,因为婚姻法第四十二条规定“离婚时,如一方生活困难,另一方应从其住房等个人财产中给予适当帮助”。
    这“一方生活困难”怎么界定呢?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婚姻法若干问题解释(一)中明确了“一方生活困难”是指依靠个人财产和离婚时分得的财产无法维持当地基本生活水平。一方离婚后没有住处的,属于生活困难。
    大袁和小方都在一家县办企业工作,大袁是工程师,小方是保管员。这家企业早在十年前就放假了。大袁和原来本厂的哥几个共同将企业租赁下来。然后,又打开局面,扩大产品范围,把靠马路的一侧厂房改成门点,经营各种物资。十年来,几个承租人的生活都进入了小康。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大袁的妻子小方不仅没有生育,而且严重的风湿病,已经把她折磨得丧失了劳动和独立生活能力,身体都变形了。
    大袁除了雇人照顾家庭,伺候小方以外,把心思都用到了外面的经营和女朋友身上了。在大袁认为他和小方的婚姻确实无法维持时,来到律师楼,向我们咨询。我诚恳地告诉他,要求你永远维持眼下的婚姻对你是不公平,即使维持下去,也是名存实亡。但是解除婚姻关系的前提,必须要小方能够在离婚后的生活有所保障,因为靠小方自己她无法依靠自己维持当地的基本生活水平。作为丈夫,你应当以属于自己的住房和财产对小方帮助。如果小方不能安居,你大袁也不能乐业。这个婚离不成。
    后来在我们两名律师的分别劝解下,大袁和小方签订了《财产分割及离婚后帮助协议》。规定,①两人共有的87平方米住房双方各自一半,属于大袁的一半房产在小方有生之年,归小方无偿使用。待小方百年之后,再归还大袁;②夫妻共同存款四十万元,双方应各自一半。但为了保障小方的生活,大袁拿出属于自己的20万元中的六万元,为小方补交了拖欠的养老和医疗保险。共同财产分割完毕,双方去婚姻登记机关办理了离婚手续。世上的事情就是这样,只有作到妥善的安排,才能各得其所。
    夫妻之间的财产关系,法律关系是尊重当事人自行约定的,只要没有违反法律禁止的条款,是可以自行主张,自行放弃民事权利。
    夫妻之间的扶养是基于夫妻关系而衍生的,是无条件的。但随着离婚的事实发生,这个义务就随即消除。离婚时的帮助,是这个义务的延伸,是由原夫妻关系派生出的责任。是有条件的。
    大袁和小方是协议离婚,倘若是判决,就不会判成属于大袁的一半房产要等小方百年之后才能退还给大袁。这个居住权的帮助一般只是几年,不会是小方的有生之年。一般法院判是两年。执行居住帮助的期间,如果小方另行结婚,这种居住帮助即行终止。我们作为律师,从大袁和小方差距很大的健康状况和收入水平来平衡,积极做好双方的思想工作,能够促使大袁将房屋让给小方住一辈子,又给小方补交了拖欠的保险,应当说是尽力了,当然大袁的风格高,讲情意是最主要的。我们力求的是各得其所。
    还有一位群众在短信中写道:我的丈夫是一位武警上尉,他和我常年分居两地。我们没有孩子,他也明确表示不要孩子。结婚头两年还给我寄钱。但从去年国庆节见面后,我们发生了争吵,他已经半年没给我写信了,也不给我寄钱了。我和他过得一点意思也没有,想离婚。听说对军人配偶要求离婚有特殊规定。翟律师,对军人配偶的离婚,法律有限制吗?
     根据婚姻法第33条的规定,现役军人的配偶要求离婚,须得军人同意,但军人一方有重大过错的除外。这主要是为了巩固国防,从维护国家军队的稳定而着想的。军队要维护国家领土完整,驻边疆,守海防,多数下级军官和妻子两地生活。法律对军人婚姻的特殊保护,是基于国家利益的,但因此而剥夺军人配偶离婚自由的权利也是苛刻的。应当说在军人不同意离婚的情况下,通常是不能判离的,但是这只适用非军人一方向军人一方起诉离婚,军人起诉要求离婚的不受此限。其实,军人婚姻最终能否判决离异,还是要以感情为基础。最高人民法院在司法解释中对此也作了规定,“对于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经过做积极的工作无效,确实不能继续维持夫妻关系的,应通过军人所在部队团以上政治机关,做好军人的恩想工作,准予离婚。”这条规定,就是不以军人是不是有重大过错为前提了。我当时就建议她选择和丈夫协商了结的方式为佳,倘若无法和解就只能在起诉后,由法官协调军人一方所在的部队团以上政治机关作好工作后,再行判决离婚了。
    还有一位网友提出,她和丈夫离婚两年后,在孩子的撮合下,终于和好了,现在双方已经全都恢复原状了。问还用不用办复婚手续。
依照婚姻法第三十五条的规定,男女双方自愿恢复夫妻关系的,必须到婚姻登记机关进行复婚登记。
    我想讲一个真实的案例,就发生在我们鞍山。老刘和淑英结婚十年了,两个人的买卖做得挺大。后来,老刘有了外遇,淑英和老刘整整打了三年仗,两人吵累了,喊乏了,心也揉碎了。淑英说,你那厂子的饥荒和我没关,赢利我也不要。咱家现有的房子两套,大的一套归我,小的那套归你。儿子十七了,也长大了,归你抚养,将来你得给娶媳妇。存款不多,就留给我吧。
    老刘说,房子归你行,但将来得更名到儿子名下,淑英说,同意,房子将来改到儿子名下我一百个同意。老刘最后确认,厂子你不要,储蓄我不要。这样,双方取得共识后,到我们律师事务所做了一份财产分割协议,之后他们俩到婚姻登记处办理了离婚手续。
    几年后,在儿子的撺掇下,老刘和淑英两人又走到一起,但是就是没办复婚手续。后来老刘突发脑出血,中风人事不醒,在ICU病房里监护治疗。半个月后,老刘悄然离世。刚办完老刘的后事,淑英要进厂接管,却遭到大伯子、小叔子、小姑子的强烈反对。老刘的哥兄弟,妹妹、妹夫率先占领了老刘名下的工厂,上百名工人一齐看笑声,啥活也不干了,就看老板家亲戚们打架。
    我们律师楼就是人生百态的表演之地。什么样的纠纷,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心态都在这展露无遗。一位男士领着六岁的儿子到我们律师楼,拿着一份DNA鉴定结论,告诉律师,这个抚养了六年的儿子与他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当他找妻子理论时,妻子把存款全都支取了,股票全变成现钱了,拿着几十万元跑了,家也不要了,孩子也不要了。您说,这位男士现在领着孩子,想痛痛块快的离婚都办不到。孩子他妈妈下落不明,孩子他爸爸还不知是谁。连咱们当律师的都犯了难了。
    就拿老刘的兄弟姐妹和淑英母子来说,他们共同到我们律师楼,怎么分析讲解,都不听,都从自己的立场理解法律条款。这样我们只能建议双方到法院起诉继承吧。我当时也赌气给他们拟了四条判决主文,交给双方收好,告诉他们将来对照法院的终审判决书,看看差多少。
    结果官司打起来了,双方投入了几万元才有了结果,判决结果和我当初写的判决主文几乎相差无几。因为这是和尚头上的虱子---明摆的。淑英就因为没和老刘办理复婚手续。又在当初离婚时,放弃了工厂的权利。因此,淑英不具备老刘合法妻子的身份,不具备占有一半共同财产的配偶地位,不属于第一顺序法定继承人,因此,只能由淑英的儿子一人和爷爷奶奶分割工厂的股权了。工厂的三分之一归了爷爷,三分之一归了奶奶,儿子只分到三分之一。您说,淑英的复婚手续给她造成多大的被动和财产的损失啊!当然爷爷奶奶有了工厂三分之二的股权,已经属于控股股东,因此,爷爷奶奶委托其他儿女进驻了老刘的工厂,主持工作了。淑英只能代表儿子参与其中了。
    结论是,没事要防有事,只有防患于未然,只有依法办事,才能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我们曾经接到一位网友的电邮,她说,她丈夫是一名领导干部。在2007年夏天,他们两人办理了离婚手续。当时作财产分割协议时,他丈夫很慷慨,把两户房子中最好、最大的一套给了她和女儿,自己要稍小、稍差一点的一套。家里的存款和股票分为三份,一家三口每人一份。
     最近,她听说丈夫和另外一个女人结婚了,而且还买了三百多平的别墅,豪华装修,给新婚妻子买了车。她的女儿还听说父亲在没离婚前就偷偷在海南买了一百多平的海景房。这位听众询问,她已经办了离婚手续,前夫又再婚了,她是否可以对丈夫隐匿的财产重新主张索要?
我告诉她,婚姻法司法解释(一)规定“离婚时一方隐藏、转移、变卖、毁损夫妻共同财产,或伪造债务,企图侵占另一方财产的,分割夫妻财产时,对隐藏、转移、变卖、毁损夫妻共同财产或伪造债务的一方,可以少分或不分。离婚后,另一方发现有上述行为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再次分割夫妻共同财产”。
    再次分割夫妻共同财产的诉讼时效为两年,从当事人发现次日起计算。
    位女士是2007年夏天办理的离婚手续,即使从那时计算,讫今也尚未满两年。倘若现在已经发现了线索,可以委托律师在鞍山和海南调查别墅和海景房登记注册的日期,也可以查到交付购房款发票的日期。这些日期如果发生在离婚之前,那么这位女士的前夫就属于隐匿夫妻共同财产,理应将这些隐匿的房屋全部或者大部判给这位女士。
    当年有一对夫妻他们俩都是离异后的再婚,男方比女方年长二十岁,属于老夫少妻型。男方叫老张,女方叫小李。
    老张和小李再婚登记一年后,男方出资买了一套100多平的住房,连同装修花费了三十万元。老张的客户曾经付给老张三十二万元货款,直接划到老张的信用卡上。在这之后,老张和小李买的房子。
    后来,老张和小李由于种种原因过不下去了,两个人从社区打到街道办事处,从街道办事处打到派出所,从派出所打倒法院,把当初情切切、意绵绵相爱的往事一股脑全扔到渤海湾里了。不仅如此,法庭上在小李主张分割婚后共有住房时,老张竟然拿出了客户和他签的借款协议和转款证明,言明这套房子是向客户借的三十二万元,有借款协议和转款证明为凭。
    小李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对呀!老张一直跟我说这是用他的积蓄买的房子,老张说过他一分钱都不欠别人的,都是别人欠他的。他说,他这十几年一直都挺顺,哪笔买卖都多少挣点。这从哪来的三十二万的饥荒呢?而且还是和老张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后转进来的三十二万。
小李有苦说不出,明知事情是老张作的鬼,可就是没有证明,空口无凭。
    最终,一审法院鉴于老张的举证和小李没有反证,而作出判决。法院认定,老张和小李结婚后所购房屋为双方共同财产。三十二万元为共同债务。这样小李无奈,只能放弃一半住房,委屈地离婚了。
     世上的事就是这样,哪里丢哪里找。一年后,这位客户依照和老张签的借款协议,起诉老张,索要32万元本金及三万元利息,共三十五万元。同时申请法院先行查封了老张和小李当初买的那套房屋。
    老张一看傻了眼了,跑到我们律师事务所,再三申明,翟律师啊,我缺德了,当初我怕小媳妇刮走我一半房屋,所以和一个客户做的假借款协议。都是朋友,谁成想他能丧良心啊。当然,最初是我的良心没放正,怕妻子小李分走一半住房,所以做了假债务,客户转进来的三十二万元是正常给付我的货款。您说,这小媳妇跟我过了三年才想要我一半房产,可是这个王八蛋锹镐没动就想连锅端哪!
     我帮助老张审查了原来的借货合同,收货凭证,又取了两份关健的证人证言,证明了客户转进来的三十二万元确实是货款,于是,我们和当地公安机关进行了磋商,报了诈骗案。当地公安机关旋即传唤这位客户。经过三天的审讯,客户最终交待了作假骗钱的事实。我们拿到了客户在公安局作的笔录,提交到法庭,老张这才逃过一劫。
     谁知,这起案件被当地小报记者披露到报端,小李看到报纸后,向法院提出再审申请。原审法院撤销了原判,判令老张的这套房屋,三分之二归小李。理由是老张妨碍司法,有隐匿共同财产、伪造债务的重大过错,依法判令老张少分,小李多分。老张连打两场官司,花了几万块,所剩就不多了。
    结论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看来,做人还是要忠诚老实的好。